一步步走向深渊的Konami

《P.T.》(Playable Teaser)作为日本知名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离开老东家Konami之前的最后一部作品,虽然只是作为”《寂静岭》系列”新作的互动式宣传作品,但还是凭借着出色的恐怖氛围以及极高的压迫感在上架PlayStation商店的一个月内就收获了超过一百万次下载的成绩。 当然,过后不久发生了什么事情相信各位读者也都清楚——小岛秀夫出走Konami并成立小岛工作室(Kojima Productions),Konami内部也将”Silent Hills”这个项目砍掉,并对《P.T.》进行了下架处理。由于这款游戏在玩家以及媒体之中有着极高的口碑,如今在亚马逊上购买一台含有《P.T.》的PS4主机都被炒到了650美元甚至更高的价格。 不过近日在国外的Reddit论坛上,《P.T.》再次引起了玩家们的讨论。有位年仅17岁的少年Qimsar出于对这款作品的喜爱,便将这款游戏进行了“重制”并移植到了PC平台上,同时也提供下载链接供有需要的玩家们下载游玩。 当然,Konami这次的反应也很迅速。一周前,Konami公司的人联系到了Qimsar本人,他们先是一反常态地肯定了这款同人作品的质量,然后要求作者下架了这款游戏。Qimsar也因此得到了一次前往Konami实习的机会。这条新闻一出,便立刻引起了广大玩家们的讨论。其中有对作者的赞誉之词,但更多的是对Konami的辱骂。 可能一提到Konami,很多玩家脑海里都会浮现出《恶魔城》、《寂静岭》、《潜龙谍影》、《魂斗罗》、《心跳回忆》等这些Konami旗下的经典IP。为什么一个从FC时代开始大作连连的知名游戏公司会变成如今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局面呢? 这一切都要回到2015年,就在这一年,Konami的口碑出现了跳崖式暴跌。 2015年3月,先是作为《心跳回忆GS》和《爱相随》(Love plus) 制作组核心成员的内田明理从Konami离职,加入了Yuke's。 再到Konami在《潜龙谍影V 幻痛》的宣传材料中悄悄地把系列制作人小岛秀夫的广告语“小岛秀夫出品”(A HIDEO KOJIMA GAME)以及小岛秀夫制作组(Kojima Productions)的LOGO隐去。当然,这一变动无法逃过玩家们的法眼,他们迅速地把这一消息传播到社交媒体以及各大游戏论坛上。 在当时,这个消息着实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一方面是小岛秀夫从1987年便开始作为《潜龙谍影》系列的长期制作人,掌管系列游戏开发长达28年,毫无疑问,”A HIDEO KOJIMA GAME”就是这个系列的金字招牌。而另一方面,玩家们则是担心,脱离了小岛秀夫监督下的《潜龙谍影V 幻痛》是否还能和系列以前的作品一样让人惊艳呢? 玩家们纷纷猜测,这是系列制作人小岛秀夫要出走Konami的信号。而后,小岛秀夫制作组的网站也变成了《潜龙谍影》的入口网站,“小岛秀夫洛杉矶工作室”也被重新命名为了“Konami洛杉矶工作室”,这种种变化仿佛印证了玩家们的看法。 过了不久,Konami公司发布了一份声明,在声明中他们承诺会继续开发《潜龙谍影》系列游戏,同时也在网站上发布了招聘《潜龙谍影》系列制作人的招聘信息。 在后续的新闻内容中,Konami也重点提到了“小岛秀夫将会全程参与《潜龙谍影V 幻痛》的开发工作”。 3月26日,Konami也在推特上向公众解释前段时间内发生的一切事情。“由于Konami公司内部的架构调整,包括’小岛工作室’在内的一些工作室都进行了一系列的更名”以及“虽然名字变了,但是《潜龙谍影V 幻痛》仍然是小岛秀夫及其游戏团队的作品”云云。 其实,这都是Konami内部尝试架空小岛秀夫所采取的手段。 4月1日,Konami的新社长兼董事长早川英树正式上任。在此之前早川曾是Konami手机游戏制作产业的负责人。 在上任不久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早川就明确表示Konami将会转型,以手机游戏为战略中心,以及会考虑在家用机游戏中加入课金系统。在发布此消息后,立即就在业界与玩家之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其实作为以制作手机游戏起家的人,在2010年发布的手游《驭龙者》成本仅仅数千万日元,但就是一个这么“廉价”的游戏每个月能给Konami创造出数亿日元规模的利润。 作为《驭龙者》总监的早川在手机游戏板块尝到了甜头,在商言商,相比于《潜龙谍影》这些高投入,高风险的家用机游戏,转向风险更小的柏青哥或者是手机游戏这类社交游戏上似乎是个更好的选择。 然而这种强迫式的转变在公司内部抑或是玩家群体中都惹起了众怒。更让一众家用游戏主机玩家感到绝望的是,以家用机游戏起家的Konami,现在居然要抛弃他们了,这也难免会引起许多玩家的不满。 虽然早川英树在采访中也提及不会完全放弃《潜龙谍影》、《职业进化足球》这些家用机游戏,但是也只是草草提及了即将发售的新作情况,不免给人一种敷衍了事的感觉。 到了10月,《幻痛》发售一个月后,《纽约客》报道称,10月9日是小岛秀夫在Konami工作的最后一天,并且这一天Konami内部还为小岛秀夫举办了欢送会。Konami的发言人称“目前小岛秀夫依然是Konami公司的一名雇员,他和他的团队在完成了《潜龙谍影5》的开发之后去休长假了”。但当被媒体问到为什么会举办欢送会的时候,Konami的说辞是“根本没有这一回事”。 然后,《纽约客》写下这篇报道的记者Simon Parkin在推特上发布了下面这张照片,并附文“这是10月9日在Konami为小岛秀夫办的欢送会,而Konami却说毫不知情。” 11月,Konami对媒体透露,将会在2016年加大对《潜龙谍影》系列的投资并会继续制作这一系列游戏。然后一转头Konami就关闭了曾经名为“小岛秀夫工作室”的Konami洛杉矶工作室。 到了12月,在“The Game Awards 2015”上,小岛秀夫本应该作为《潜龙谍影V 幻痛》的制作人上台领奖,却被Konami的法务部门告知不能出席。 TGA的主持人Geoff Keighley说“很遗憾,小岛秀夫先生完全有意向来到现场,但不幸的是,他被一位来自于Konami的律师告知,由于竞争条约与合同的原因,他不能来到现场,这令我感到非常失望。” Konami的行动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作为制作人的小岛秀夫却不能出席领取属于自己的奖,而Konami除了公开羞辱了小岛秀夫以外并得不到任何好处。 过后不久,竞争条约过期,索尼宣布小岛秀夫已经成立了新的工作室——一个新的独立的工作室——叫做“小岛制作”。 即便是这样,到了2016年已经和Konami脱离了关系的小岛秀夫还是一直在被Konami找麻烦。 在日本东京都新宿区,有一个组织名为关东IT software健康保险联盟,性质类似于我们国内的社会保险,但是这个组织的主要服务对象是游戏公司、内容提供商和网络服务公司的职员。 问题就在于一名“小岛制作”的管理层人员向组织提交了入会申请,但是却没有被受理。当这名管理人员询问原因的时候所得到的回复是“我们的流程是,申请书要先提交给理事长,再交给理事会。你们的申请书不能交给理事长看。” 事实上,关东IT software健康保险联盟的理事长是Konami的董事之一——东尾公彦,从而导致了小岛工作室的员工无法正常的享有保险。 过了几天,9月18号,小岛秀夫参加了东京游戏展TGS,并出席了索尼主办的谈话环节。有一位粉丝询问小岛秀夫对Konami前段时间宣布正在开发的《潜龙谍影》新作是否和他有关的问题。小岛秀夫苦笑着说“怎么可能和我有关系嘛”以及“起码对我来说,《潜龙谍影》是关于政治和间谍的游戏,不应该出现僵尸。” 到了秋天,小岛秀夫收到了一封来自Konami的信。“你对本社作出了不恰当的评论。”,Konami认为这件事伤害了他们的感情,并以此为理由拒绝支付小岛秀夫一部分薪水。 圣诞假日之际,作为小岛秀夫好友,同时也是《P.T.》制作人之一的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发了一条推特,“各位节日快乐,Fxxk Konami.” 其实不仅仅是小岛秀夫,除了上文提到的恋爱游戏《爱相随》的制作人内田明理,还有《爱相随》人设画师三野太郎、《游戏王》卡牌的缔造者花元真一等业界知名的游戏制作人都在Konami内部推行的改革中收到排挤而离职。 除开这些知名的游戏制作人,普通员工Konami也没有放过。在履历上提到Konami任职经历的因Konami施压不被录用,而寻求自主创业的员工也因Konami从中作梗被迫解散公司。 这样做,Konami得到了任何好处吗?显然没有。今年2月21号,脱离小岛秀夫监督后开发的《潜龙谍影 生存》正式发售。不出所料,口碑销量同时下跌。而游戏评测媒体IGN也只给这款打僵尸的游戏打出了6.5的分数,与前作的10分满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现在再回过头来看Konami的那些经典IP,暴死的暴死,没死的还在出着手游苟延残喘,或者是被竞品打压得抬不起头。Konami,何必呢?想想三十年前深入人心的“Konami Code”,再到今天的这副样子,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内把三十多年来积攒的口碑全部败光,实在不禁令人唏嘘。 在商言商,在我们玩家心里,Konami是个游戏公司。可是在日本本土,Konami是个综合性集团,旗下除开上文所提到的电子娱乐事业部门以外,还有开健身房和售卖保健品的健康部门,开发街机设备,例如柏青哥(也就是老虎机)这类产品的娱乐事业部,以及开发商用游乐器的游戏设备事业部。 虽然这种场面不是我们玩家希望看到的,但是站在一个企业运营者的角度来说,以最少的成本,给公司创造最大的利润,这点也是无可厚非的。现在Konami走在了他们认为正确的道路上,那就暂且认为他们是对的吧。